過去只要提到要拍銀河,中部地區首選的最佳拍攝點不外乎就是較不受光害影響的「合歡山」。
原本我也是這麼認為,但後來看到攝友們所拍的照片,
發現位在南投魚池鄉的「金龍山」,這個我認為光害過於嚴重的地方,竟然也拍得到銀河!
這實在是太令人興奮了,同時也激起了我的好奇心,到底拍起來的實際狀況會是如何呢?
看來也只有親自撩落企才能一解我心中的疑惑了~

雖然前往金龍山的車程只有一個小時再多一點點,但對我這麼宅的人來說已經算是遠途了 @@~
不過與合歡山既蜿蜒又遙遠的山路比起來,金龍山這一小時的平順車程更加讓人容易親近,
重點是還不必忍受寒風刺骨、邊拍邊擦鼻涕之苦!
所以06/04(六)這天的補班天,身軀雖然被桎梏在辦公室裡,但心思卻早已盤算著今晚的行程 @@~

依據氣象局的資料顯示,今天南投地區的月娘只出現在04:18~17:45,也就是說今晚都見不到月娘。
加上六月份這個時間,銀河大概會在晚上八點升出地平面,若拍攝點前方有高山遮擋,則九點可能是較佳的拍攝時間,
所以今天算是個無敵難得的好日子,銀河能夠早一點出來,嘿嘿~我也就可以早點拍完收工回家去,
畢竟到了這個年紀,已經經不起整晚不睡覺的折磨惹!

而今晚,家裡的老咩和小咩咩們又跑去跟她們心愛的汪星人和喵星人鬼混。
看到她們這麼愛外星人,還把我當成空氣,十足讓我近來在心靈及情感上都受到很大的創傷 ><"
傍晚六點回到家,馬上去街口買了個爌肉飯便當回來啃,
六點五十出門去接人類最忠實的好朋友-歐告兄,一同前往南投的金龍山。

車行在魚池鄉的道路上,發現天空飄著毛毛細雨,心想……搞不好今天還可以遇到琉璃大景……。
大概在八點初頭來抵達金龍山,嗯~很好,可能是時間還很早的關係,所以來拍照的人並不多。

我和歐告大蝨先在最下方的金龍山三亭找找適合的拍攝點,但喬來喬去總覺得不對勁。
於是趁著下毛毛雨的時間,改往上走去我們之前較常拍的地點-金龍山二亭瞧瞧。
哈~二亭外有一群攝友正在拍攝,但亭內則是半隻貓也沒有,真好~
而很久沒來金龍山,發現二亭這裡的設施有了一些改變,和以前不太一樣了,
看來這地點應該是愈來愈熱門了!

由於二亭旁邊的大樹,其枝葉已長到到亭子的前方上緣,初步判斷會影響到銀河的拍攝,
所以沒多久我便移動到亭子下方往前一點的空曠處去探探,
此處的視野感覺還不賴,至少在仰角拍攝時,大樹的枝葉不會阻擋到銀河入鏡 ^^

選定地點,速速架好腳架後就開拍了~
而心中亦有所冀盼的琉璃大景似乎不如預期,每每感覺遠方的雲霧好像快壓過來,但等了老半天,不來就是不來!
還好我跟歐告大蝨都是屬於那種不爭、不搶、隨遇而安的人,有什麼拍什麼,即使沒出景,就當作是出來玩,
所以才會這麼的臭味相投、狼狽為奸、沆瀣一氣、蛇鼠一窝、同流合污……^^


由於還不到九點,所以就先拍拍沒有琉璃來作伴的金龍山夜景。






一直覺得金龍山的夜景真的很美,尤其是遠方的那三座連峰,看起來就像是龍脊似的,很妙 ^^



經與歐告兄利用星象app軟體確認銀河的位置後,九點一到,便將相機轉向銀河的方向。
不過下面這張銀河照,讓我深深懷疑我的D610的感光元件是不是有問題?
因為所拍出來的星空怎麼會有一橫一橫的感覺,好怪!



說到銀河,不禁讓人回想起前幾年與夥伴們一起至合歡山大雪山追銀河的光景,
只是現在大家各有各的事情要忙,想要再湊在一起,困難度就變得比較高了~@@






我的D610噴射機上裝的是24~70mm/f2.8G鏡頭,感覺銀河已經快爆框了,
雖然背包了還塞了一顆16~35mm/f4G廣角鏡,但實在是懶得換了,將就將就也是可以拍的~









陸陸續續來了許多的攝友,從大家的言談間發現好多人都不是來拍琉璃光,而是要來拍銀河的,哈哈~



雖然無法將金龍山的夜琉璃和銀河一次全部打包起來,
但光是看到相機裡所拍出來的銀河樣貌,就會覺得今晚非常的值得!



至於琉璃光,嗯~不強求,就順從天意了~



已經午夜十二點了,原本想要離開了,但看到雲霧似乎又有靠過來的趨勢,於是又走到亭子旁按了幾張。









灰熊甘蝦師兄歐告大蝨今晚犧牲色相,陪我到金龍山夜遊。
回到台中都已過了午夜一點半,東摸西摸,摸到三點才上床睡覺,還好是禮拜天,可以有時間讓我好好補個眠~
雖然講是這樣講,但我的老人症頭根本睡不了太久,早上七點就自動睡不著了,
唉~真的老了  ><"

而端午節有四天連假,無情的咩咩們又要再去找喵星人和汪星人,
我這孤獨老人只能想想還有哪裡可以去拍拍呢?想想~想想……。



章魚便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