該說什麼呢?都覺得自己應該是頭殼壞去,才會為了幾張照片而拋妻棄子的跑來南投魚池的「蓮華池」拍螢火蟲 @@~



清明連假時,就已和攝影班的歐告大蝨來蓮華池探路,
光是那天下午我們就跑了兩趟蓮華池,中間還跑去草湳濕地,可惜那時的螢火蟲數量只能用屈指可數來形容。



而上上禮拜,則與幾位同學一起到東勢的私人農莊拍螢火蟲,只是大家覺得還拍不過癮,
因此就利用今天下午的時光,換個地點,再度和大哥大姐們來到蓮華池體驗螢亂的夜生活 @@~



紅磚屋的後方是車道,前方五十公尺外則是停車場,所以在拍攝的過程中常遇到來來去去的遊客們幫小屋打燈補光 @@~



蓮華池,現在應該算是拍螢火蟲的芭樂點,即使今天是星期一的晚上,攝郎攝女依然眾多,
惟現場拍攝的腹地有限,晚來者就只能將就將就。



這一晚的螢蟲夜拍,看到有其他地方來的攝影同好「刻意」將車子開到小屋後方打光,讓我不禁思考當初學習攝影的初衷是什麼?



若論拍螢蟲的參數,自認已經能掌握其中八、九成的要領。
因此有沒有必要再繼續拍螢火蟲?畢竟在拍螢火蟲的同時,多多少少都會影響到它們的生活。
心理的衝突持續醞釀中 > <"



停車場進進出出的車頭燈打來,螢蟲都嚇跑了~



或許是到了該收手的時候了 @@~







章魚便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